蕭淑慎入獄睡廁所旁 服刑期間鬼吼鬼叫把老父當出氣包

蕭淑慎入獄睡廁所旁 服刑期間鬼吼鬼叫把老父當出氣包

蕭淑慎日前上《同學來了》。(中天綜合臺提供)

顏正國曾戴腳鐐奔父喪。(中天綜合臺提供)

我老婆是女学霸 太白猫

蕭淑慎、顏正國日前上中天綜合臺《同學來了》分享在獄中的生活,形容連呼吸都很痛苦,「我們在舍房裡,上廁所只有一個珍珠板擋在前面,最菜的一定睡廁所旁邊,大家上廁所一定要先跨過妳,我剛開始還試圖用棉被把臉蓋住,結果馬上被說不能蓋頭,因爲他們要看到我在做什麼。」

顏正國補充,在獄中想要有乾淨的水資源也是件困難的事,「全臺灣監所不太一樣,桃園、基隆監獄的水就是地下水,所以待過的幾乎都會有皮膚病,但臺中的水就很乾淨,宜蘭的水也甜甜的。」此話一出讓阿Ken好奇提問:「你今天是用導遊的身份來到現場?」顏正國笑着回話:「小弟不才,通通走過。」

雨中的调和曲

蕭淑慎還自曝在服刑期間,把父親當成出氣包,還鬼吼鬼叫的要爸爸去幫她把裡面關係弄好,「但爸爸要我搞清楚,在裡面只有號碼,不再是蕭淑慎。」當時父親說的話,蕭淑慎完全聽不進去,還賭氣不跟爸爸見面,直到蕭淑慎生日時,爸爸送上附有自己唱生日快樂歌的禮物,纔打破父女僵局,回想這一切蕭淑慎淚灑攝影棚,而她覺得幸運的是父母親身體都很健康,讓她還有機會彌補。

飞翔的咸鱼君 小说

中国驻美大使:中美应交流对话 打破僵局

獄中生活讓身心靈都飽受折磨,但最讓顏正國難受的是沒能跟父親好好道別:「最後這次去服刑,我就跟我爸媽講不要來,因爲我家住基隆,我又在臺中服刑,爸媽要準備會客菜很早就要弄,但你叫他不要來,他也不會不來,我爸爸那時候70幾歲,我會覺得他有沒有辦法等到我回去?」

堇顏 小說

而令他痛心的是在父親的告別式上,他一上香完就離開,連獄警都好奇爲何不多陪陪家人?顏正國感傷地說:「我帶着手銬跟腳鐐,那個聲音多大聲,我的面子不重要,給爸媽留點面子纔是最重要的,有時侯覺得讓父母親被指指點點,是我人生中很不孝的事,你想想看,子女替父母親披麻帶孝是多簡單的事,但我們做不到,這是永遠的痛。」《同學來了》每週一至週五晚9點在中天綜合臺播出。

北京冬奥倒数30天 习近平考察场馆

新北鼓励店面节能改造 扩大范围最高补助30万

蘆洲空置率最低 礁溪空置率最高

银行业看好明年景气复苏 Q4这类股有想像空间